推荐关注:

陈黎芳:美国低估了华为意志力高估了自己影响力

收集整理:九站网 更新时间:20190311 文章来源:网易科技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网易科技讯3月11日消息,近期,华为董事、高级副总裁陈黎芳接受了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记者的专访。在专访中,陈黎芳谈到了孟晚舟案,她表示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网易科技讯3月11日消息,近期,华为董事、高级副总裁陈黎芳接受了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记者的专访。在专访中,陈黎芳谈到了孟晚舟案,她表示孟晚舟是个勤奋好学的同事,为华为内部变革做出了巨大贡献。希望加拿大司法系统能够公开、透明、公平、公正地处理该案件。

同时,对于美国政府采取的一系列行动,陈黎芳表示虽然美国政府的行为确实罕见,但美国可能有点低估了华为的团结意志,也高估了自己影响力。“我觉得它的影响力并没有它想的那么强大。”陈黎芳表示。

孟晚舟很坚强乐观

陈黎芳表示自己与孟晚舟在华为共事25年,既是同事,也是朋友,对她非常熟悉和了解。

“晚舟在工作上特别刻苦、特别勤奋,而且特别爱读书。有时候在一起开会,她会利用各种时间修改她的文件,休息时还抓紧背几个英语单词。”陈黎芳表示。

对于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扣留的事情。陈黎芳认为其个人权利遭遇到了非法的侵害。“但她自己特别坚强也特别乐观。这也感染了我和我的同事们,会客观地去面对。”陈黎芳表示:“我认为这件事是政治驱动的。因为特朗普总统自己讲过,加拿大外交官也讲过。他们的话表明这个案子就是政治驱动的。我们相信法院最后一定能够给出公正的裁决。”

美国政府低估了华为的团结意志

现在有些运营商和国家面临着被迫不能使用华为设备的压力。对此,陈黎芳表示现在主要是美国政府采取一系列行动,这对华为正常的商业运作产生了很大的干扰。

但华为并不害怕这一点,虽然美国政府的行为确实罕见。陈黎芳认为:“美国可能有点低估了华为的团结意志,有点低估了其他国家的政府、企业和民众自身的判断力。美国并没有拿出事实,只是拿一些观点和猜测去影响舆论。我觉得它的影响力并没有它想的那么强大。”

今年3月7日,华为在深圳总部正式宣布起诉美国政府,指控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第889条款违反美国宪法。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表示,采取法律行动是华为不得已而为之的最后选择。华为希望,法院能做出对华为以及美国人民都有益的正确决定。

陈黎芳最后也表示华为所有高管都愿意回答媒体的任何问题,也会开放研发实验室、技术发布会给大家看,希望媒体人士、专业人士、观众或者读者看看真实的华为,谁的技术更领先。

今年2月28日,陈黎芳还发布了一篇给美国媒体的公开信,信中表示:“不要听什么信什么。过来看看吧。”邀请美国媒体朋友参观华为的园区并和华为的员工会面。(崔玉贤)

以下为陈黎芳采访全文:

孟晚舟很坚强、也很乐观

1、记者:想问一个加拿大人都非常关心的案子,也就是孟晚舟的案件。她被逮捕时您觉得吃惊吗?

陈黎芳:我非常震惊,当时甚至不敢相信。我跟晚舟已经在华为共事25年,既是同事也是朋友,对她非常熟悉和了解。我们刚来公司的时候都是才20多岁的姑娘。晚舟在工作上特别刻苦、特别勤奋,而且特别爱读书。有时候在一起开会,她会利用各种时间修改她的文件,休息时还抓紧背几个英语单词。孟晚舟出事以后,我儿子也跟我说了一件事。他说去年申请大学时有一个财经的问题想要请教她一下,自己没有想到晚舟阿姨会秒回他。可见,晚舟是一个充满善意的人,一点点小事都乐意帮忙。

她个人的专业才能我也非常佩服。她领导了华为的财经管理变革,使得华为在资源配置、流程优化、运营效率、内控建设方面都有了比较优秀的管理实践。我相信,晚舟无论在是哪家世界100强公司工作,绝对都会是最优秀的CFO之一。

她突然遭遇这样的事情,我特别心疼她。她在温哥华机场被扣留时,个人权利遭到了非法的侵害。但是孟晚舟自己特别坚强也特别乐观。这也感染了我和我的同事们,不会让自己陷到情绪当中去,会客观地去面对。一方面,我们反对美国政府这么做,基于对企业的指控就逮捕企业高管,这样的事情太罕见了。但另一方面,我们又必须客观理[敏感词汇屏蔽]地对待,依靠法律来解决这个问题。美国政府这样的行为是对司法程序的滥用。我们仍然相信加拿大政府是自信的、公正的、独立的,也相信加拿大司法系统一定能够公开、透明、公平、公正地处理。

2、记者:似乎你的信心要比中国政府还要足,为什么?您讲到了更加相信加拿大司法系统的公正透明,听起来比中国政府对加拿大司法更有信心。

陈黎芳:我没对比过。您觉得我更有信心?

记者:中国政府说这个事件受到了政治的影响,也说到了司法独立在加拿大似乎无法实现,听起来你对加拿大的司法系统还是有很大的信心,为什么?

陈黎芳:我也认为这件事是政治驱动的。因为特朗普总统自己讲过,加拿大外交官也讲过。他们的话表明这个案子就是政治驱动的。另外,我们在加拿大除了相信法律还能相信谁呢?我们当然相信法院最后一定能够做出公正的裁决。

3、记者:回到孟晚舟案子上,刚才您说到,您会以一种客观、理[敏感词汇屏蔽]的态度去应对、思考发生了什么以及接下来要做什么。您真的可以做到这么客观和理[敏感词汇屏蔽]吗?似乎听起来有很多个人的感情在里面。

陈黎芳:我是一个女[敏感词汇屏蔽],肯定有感[敏感词汇屏蔽]的一面。也可能因为我是一个女[敏感词汇屏蔽],也就更同情孟晚舟的遭遇。作为一个职业女[敏感词汇屏蔽]突然面临这种困境,一定十分难受和煎熬。她有四个孩子,三个儿子,最小的是女儿。她怎么会不思念自己的家庭呢?我有感情但并不妨碍我理[敏感词汇屏蔽]思考。

记者:在她被抓捕之后您有机会跟她通话吗?

陈黎芳:我们有一些通话,但是不是特别多。在谈话当中能够感觉到她特别坚强和乐观。我没有问过她为什么可以做到,我很钦佩她。

记者:所以,基于你对她的了解,您觉得她有渡过难关的毅力吗?

陈黎芳:一定要有这个信心。

4、记者:您是否觉得她被当做替罪羊利用了?以及您是否认为,她之所以被利用,并不是因为她做了什么错事,而是因为她的身份特殊?

陈黎芳:晚舟的人品我很了解,我相信她没有做错过什么事情。至于是不是被当做人质,我不知道,但特朗普总统说过类似的话。

您可能也注意到前天孟晚舟委托她的律师对加拿大皇家骑警、边境服务局和加拿大政府提起了民事诉讼,我非常赞赏和钦佩她通过法律手段保护自己基本权利的做法。

5、记者:对于孟晚舟这件事情您有没有想对加拿大政府说的?

陈黎芳:我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够公开透明。我们是有信心的,也希望加拿大政府能够随着司法程序的进行,进一步公开整个执法程序,公开更多细节,这就是我们的期待。

华为5G也是加拿大的H..omemade5G

6、记者:问一个关于5G的问题,华为在5G方面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不仅华为自己这么说,外界也这么说。华为似乎已经成为了5G网络的[敏感词汇屏蔽]名词。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华为的5G技术这么特殊?

陈黎芳:华为从2009年开始研发5G,到现在为止已经累计投入了超过20亿美金,拥有2500多项专利、在全球已经有30多个商用合同、以及发出了4万多个基站。

可能这些数字听起来有点枯燥。我可以举一个例子,比如很多运营商都说选择华为能节省成本。怎么节省呢,其实就是技术创新。华为5G的基站重量特别轻、尺寸特别小,只需要一个人动手安装即可,既不需要更多的人也不用雇吊车,更不需要封路。我们估算过,在加拿大每装一个华为5G基站,就可以节省一万美元的成本。

另外,为什么说5G更安全呢?我们在使用3G、4G时发现了一些有风险的场景,那我们在5G研发的一开始就有意识地在标准上、技术上下工夫。比如,在传送过程中对数据进行加密,这种加密能力甚至可以抵抗住未来量子计算机的攻击。再比如,我们对用户的个人数据也要进行加密保护,这就能够有效防护伪基站或者对用户位置信息非法的截取。

消费者也可能会说,为什么一定要用新技术呢?因为新技术给人更好的使用体验。比如,下载图片会更清晰、下载速度更快,用VR时也不会觉得头晕。另外,在一些极端的工作场景下,5G技术的运用还可以避免人身危险,人们只需要做一些远程的控制就能完成工作。

其实,华为5G跟加拿大颇有渊源。虽然华为的5G研发在德国、英国、加拿大等很多地方都有部署,但是我们研发团队有两个负责人恰好都是加拿大博士,其中一位是男士、一位是女士。所以我的加拿大同事们经常跟我说,华为5G是加拿大的H..omemade5G。

我们不仅最早在加拿大开展5G研发,也针对加拿大的特点专门开发了解决方案。比如在北方地区,如果用传统的卫星,网络质量和信号差;如果用光纤铺开,成本又太高;因此,我们提出了5G空中光纤,这可以提供高质量、高品质的家庭宽带服务(WTTX),成本也仅仅是其他方案的三分之一。当然这种解决方案不仅适应加拿大,也同样适应各种偏远地区,以及面积大、人口少的发达区域。

美国低估了华为的团结意志,高估了自己的影响力

7、记者:我知道华为在技术的研发方面投入非常多。比如像刚才讲到的,当很多人还没有想到5G的时候,华为已经走在前沿开始对5G进行研究了。我的问题是,现在有一些运营商和国家面临被迫不能使用华为设备的压力。如果这些国家或这些人最后决定不采用华为设备,这会对华为的业务产生什么影响呢?

陈黎芳:现在主要是美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行动,这对华为正常的商业运作产生了很大的干扰。这种行动在全球来看都是罕见的。但是,到目前为止,华为的5G商用合同在全球最多,5G部署和技术成熟度也最领先。我相信大家都想尽早部署、使用最先进的技术。每个国家,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消费者,都一定会基于他们自身利益来做选择。所以我并不会特别担心。

8、记者:但是比如美国、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国家和地区已经决定排除华为设备了。您不觉得这是个风险吗?

陈黎芳:实际上,现在做出决定的国家只有美国和澳大利亚。但是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其他国家情形是不一样的,全球有30亿人使用我们的产品和服务,我们有着30年良好的安全记录。

和我们合作的运营商都有几十年的专业经验,它们一定会选择一个最适合的、最安全、最先进的设备供应商。我相信他们会继续选择华为。因此,我对您的问题并不特别担忧。

9、记者:但是我们知道,这个问题并不完全是技术问题,也不仅仅是工程师决定的问题,其实很多时候都是政客在制定相关决策。你们对此一点都不害怕吗?美国正在对盟国施压排除华为的技术。比如,现在加拿大对于是否允许华为参与5G部署也尚未做出最终决定。你们是否担心这个问题政治化,工程师的意见反而会被束之高阁?

陈黎芳:我并不害怕这一点,虽然美国政府的行为确实罕见。我的看法是这样的:美国可能有点低估了华为的团结意志,也有点低估了其它国家的政府、企业和民众自身的判断力。美国并没有拿出事实,只是拿一些观点和猜测去影响舆论,我觉得它的影响力并没有它想的那么强大。

您提到了加拿大。华为在加拿大目前大概有1100多名员工,2019年还计划新增200个就业岗位。除了提供网络产品和服务以外,华为在加拿大也有大量的研发投入。过去十年,华为在加拿大已经累计投入5亿美元的研发经费。其中,单就2018年便投入了1.37亿美元。同时,我们还支持加拿大大学的研究项目。

我们和Telus和Bell的合作历史也超过了10年,并采用政府主导的安全审查机制(SRP)来保证加拿大公民使用的无线网络的安全[敏感词汇屏蔽]。这个安全保障机制的功能就在于保障加拿大人民能够使用安全的网络。面向未来,我们还会持续遵守这一承诺。

您刚才说的特别好。如果把网络安全当做技术问题来看待,其实非常简单、非常好解决。

10、记者:为什么他们这么害怕华为呢?

陈黎芳:我也不清楚美国政府为什么会害怕我们这么一个小小的公司。一个公司技术好就要害怕它吗?好像这个逻辑也不太成立。就像虽然NBA联盟球队主要是美国球队,但加拿大多伦多猛龙队也可以打的很好;高科技行业中可以有美国公司、欧洲公司、加拿大公司,难道不能有一个中国公司吗?

11、记者:现在美国政府和其他国家指出的一个具体问题就是华为与中国政府的关系。他们担心华为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太亲密,会受到中国政府以及中国*的影响。他们还具体指出了中国的《情报法》,据说这一法律会强迫华为交出华为在网络上传输的信息,您对这个说法有什么回应?

陈黎芳:您说的这些观点我也读到过。我也理解这些担忧。就像我第一次读到美国的云法案、澳大利亚的AA法案。这些法律要求企业安装后门、搜集他国的数据信息,我对此也特别震惊、特别担忧。

华为的做法是,我们从创始人到每个员工,都可以做出具有法律效力的承诺,无论任何情况,我们都拒绝任何政府的装后门、收集数据情报的要求,这就是我们的态度。

12、记者:您觉得怎样才能做到您刚才所说的这种“拒绝”呢?因为华为是在中国运作的,需要符合中国法律。我们昨天去了华为的网络安全实验室。你们也提到华为业务的运作需要遵从所在国家的法律法规。那么,中国政府这样的法律法规,华为怎么可能不去遵守呢?

陈黎芳:刚才讲了态度,接下来讲行动。首先,一定要构建自己的网络安全能力。比如,上个月我们宣布过我们初始启动20亿美元投资,用于提升我们的软件工程能力、安全可信能力。

另外,网络安全能力和水平还需要较高的标准和透明的第三方验证。华为经受住了像加拿大的SRP、英国的OB,以及德国的波恩测试中心的严格测试。这些都是政府主导的检测认证。华为也参加过第三方独立的评价,比如美国的Cigital。在一起评估的公司中,华为有12项优于业界平均水平,其中9项达到业界最高级别。

您提到的中国法律,我们请教过法律专家做了认真的评估,中国政府也多次对该法律进行了澄清。比如,中央外事办主任杨洁篪在德国慕尼[敏感词汇屏蔽]安全峰会上作了专门的澄清。另外,外交部发言人也专门澄清过两次。前两天,人大的发言人也再次清楚地表明中国没有法律要求企业安装后门,中国没有法律要求企业搜集别的国家的信息和情报。

华为过去没有收到过中国政府提出的这样的要求,未来即使收到无论是来自中国政府还是其他国家政府的要求,华为都会拒绝,没有什么做不到。

13、记者:有很多专家解读了中国的《情报法》。他们觉得虽然中国的《情报法》写的很模糊,看起来并不清楚个人和公司是否需要交出数据和信息。但实际上,无论外界怎么解读,中国政府似乎都会要求企业和个人这么做。我想问的问题是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华为怎么样才能拒绝这样的要求呢?比如,其他公司、其他的CEO在一些别的事情上都并没能做到拒绝政府的请求,华为怎能做得到呢?

陈黎芳:我们做过专门的法律咨询。中国的刑法明确规定,“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既然没有明文写过这样的要求,就可以不遵守,所以华为可以拒绝。

在这里,我还要做一个说明,华为只是一个设备提供商,网络的运营和[敏感词汇屏蔽]的管理是电信运营商负责的。打一个通俗的比方,网络安全的保障就像一个能获胜的冰球队。冰球比赛不可能是一个人的战斗,需要翼锋、中锋、后卫、守门员的共同协作,而且要一起遵从共同的规则才能获胜。无论其中某个位置上的球员多么优秀,他都不可能替[敏感词汇屏蔽]整个球队的协作。网络安全也是一样的。网络安全并不仅仅是某个公司或某一个角.se的事情,它需要政府、设备商、运营商以及使用者全生态的协作。任何一个角.se既起不了那么大的作用,也没有那么大的危害。

14、记者:您使用冰球来做比喻,您一定是加拿大人吧?

陈黎芳:我儿子爱好兴趣广泛,比如NBA、冰球和Rap音乐等,我受他影响很大。他给我介绍了一个叫Drake的Rap歌手,我特别喜欢。Drake有一句歌词我印象非常深刻,“Startedfrombottomnowwe’rehere”。我对这句歌词特别有共鸣。因为华为也是白手起家、几个人一起创业的公司。现在,华为已经有9.7万左右的员工持股,就像大的合伙人公司一样,大家把钱都投到这个公司。

比如,华为去年研发投入150亿美金,在全球企业的研发经费中排第五。我们的理想就是把全世界都联接起来,我们在很多地方做到了,我觉得我们特别酷。华为人最骄傲的是做了很多其他公司不愿意做的事情,比如在艰苦地区建设网络、在灾难的时候保障通信,每一个华为人既为自己生活更好而努力,也为共同的理想而奋斗。

邀请美国媒体访问参观,认识真实的华为

15、记者:刚才讲到华为业务运作,美国已经作出了法律方面的指控,指控华为员工偷窃了其他公司的商业机密,对于这个指控您有什么回应呢?

陈黎芳:华为已经发表过声明,否认了美国政府的指控,我们也相信法院最后的审理会得出相同的结论。因为该案件已经进入了司法程序,细节我不方便打开来一个个讲。总之,美国政府的行为对华为的声誉造成了很大的破坏,我们一定会采取行动来保护自己的声誉,包括必要的法律措施。

比如,上周我给美国媒体写了一封公开信,邀请大家到华为来看一看。华为所有的高管都愿意回答媒体的任何问题,也会开放研发实验室、技术发布会给大家看。希望媒体人士、专业人士,观众、读者或者听众,自己做一个对比,看看哪一个是真实的华为,谁的技术更领先。

16、记者:如果真的有员工被发现做了这些事情或者卷入了类似的事情,华为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呢?比如说像近期这些案件曝光之后,公司是不是有在内部重新给员工做一些公司政策方面的宣传教育?或者说强烈打击这种行为?

陈黎芳:华为在这方面有非常清晰的政策,也有相关流程,以及对员工的教育培训。如果有任何员工个人违反这些规定,华为从来都会毫不犹豫做出坚决的处理措施,我们从过去到现在一直是这样做的。

17、记者:在这些案件指控出来之后,公司有没有对员工重申这样的信息?如果大家不明白不清楚的话,公司再去重申一下,你们是不允许去偷窃其他公司的商业机密的。

陈黎芳:不仅仅是重申,这和是否发生了某个事件没有关系,我们会例行反复教育培训员工。

记者:谢谢!

陈黎芳:美国低估了华为意志力高估了自己影响力》一文由九站网收集整理,不代表本站支持本文观点,如有疑问请与我们取得联系

热门频道推荐 建站经验 策划盈利 搜索优化 业界动态 境外动态 网络评论 传媒播报 产品运营 交互设计 网站推广 免费资源 网络游戏 网页游戏 电商要闻 电商分析 移动通讯 数码咨讯 移动应用 数码评测 创业模式 创业资本 创业点评 创业经验 电商淘客 电商微商

九站草根门户 服务草根站长 集结网络群体的力量!
免责申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网站,网站所载文章除申明原创皆来源于网络,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您的诉求。
PHP程序订制开发,九站系统销售联系QQ 1142088012 蜀ICP备06021074号 Copyright 2011-2016 © Www.O9z.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