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关注:

爱的太累心已憔悴币圈癫狂三年:给炒币客“扎针”的交易所如今人心惶惶

收集整理:九站网 更新时间:20191202 文章来源:棱镜公众号

爱的太累心已憔悴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棱镜(ID:温世君),作者:王晓,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满场都是镰刀,韭菜都不够用了,镰刀就开始互割。”梁文(化名)抽了

爱的太累心已憔悴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棱镜(ID:温世君),作者:王晓,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爱的太累心已憔悴“满场都是镰刀,韭菜都不够用了,镰刀就开始互割。”梁文(化名)抽了口烟,幽幽的对《棱镜》表示。

爱的太累心已憔悴在他看来,这便是当下“币圈”的现状。

爱的太累心已憔悴2017年初,梁文加入一家区块链公链创业公司,随后又辞职创业为币圈项目提供咨询服务。彼时,比特币价格刚刚突破1000美元,比特币和区块链在国内的认知度正迅速升温,项目方发币的ICO模式逐渐多了起来。

爱的太累心已憔悴到了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公告提示防范[敏感词汇屏蔽]币发行(ICO)融资风险,着手关闭境内交易所。比特币价格仍一路飙升。2018年初,“三点钟无眠区块链”风头正盛,打着区块链概念的非法融资活动盛行。但随着监管部门持续严厉打击,比特币价格快速回落,许多ICO[敏感词汇屏蔽]币大跌乃至归零,“币圈”进入漫漫熊市,逐渐沉寂。

爱的太累心已憔悴2019年10月24日,高层集体学习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再次引发市场对区块链技术的高度关注。于是,一度沉寂的“币圈”也试图蹭区块链热度再度炒作虚拟币,一些非法集资、诈骗活动死灰复燃。

爱的太累心已憔悴币圈三年,梁文亲眼见证了群魔乱舞、光怪陆离的炒币乱象:有人一夜暴富,炒币赚得千万身家,但更多的人因为炒币倾家荡产,血本无归。

爱的太累心已憔悴 “这是一个人设不断崩塌的圈子,也是认识人的劣根[敏感词汇屏蔽]的圈子。”梁文对《棱镜》表示。在这里,项目方造概念滥发空气币;炒币者明知高风险却抱着一夜暴富、不是最后一棒接盘侠的[敏感词汇屏蔽]徒心态参与;交易所要么坐收项目方和炒币客渔利,要么联合项目方共同收割炒币客。

爱的太累心已憔悴不过,币圈新一轮借壳炒作很快便被监管部门出拳重击予以整治。目前,比特币价格已经跌到7300美元左右,跌回了一个月前的起跑线。《棱镜》选择在此时对话多位币圈“老兵”,深度起底币圈从炒币者、项目方到交易所的“癫狂”往事,是为镜鉴。

爱的太累心已憔悴

靠运气挣来的几百万,都靠实力亏了回去

2016年一年间,比特币价格从450美元左右翻了一倍多突破1000美元,靠囤币一夜暴富的故事广为流传——李笑来被冠上“中国比特币首富”的称号,一直宣传比特币的“宝二爷”郭宏才身价暴涨。与此同时,以太坊为[敏感词汇屏蔽]表的区块链ICO([敏感词汇屏蔽]币融资)模式开始盛行,区块链技术在金融领域被广泛关注。

梁文正是在此时正式加入“币圈”的。他花3万元买了当时价格近4元的小蚁区块链[敏感词汇屏蔽]币NEO,不到一个月时间,NEO[敏感词汇屏蔽]币价格飙升至60元左右,这一波操作让梁文获利超过40万元。

此后NEO最高涨破1000元,但梁文表示并不遗憾:NEO初始价格仅有1元,自己购入后获利超过10倍时,已经不敢相信其后续还会继续涨。

同样是NEO,梁文身边一位好友大胆投入40万元,购入当时5元左右的NEO持有到2017年年底,在400-500元之间抛掉,获利高达4000多万元。

这样的暴富故事广为流传,但梁文表示,幸运者凤毛麟角,更多的炒币客最后都血本无归。一位相识的炒币客,炒NEO赔掉了30多万元,尽管金额在一般人看起来并不高,却是他作为工薪阶层当时的所有积蓄。另一位澳大利亚的炒币客,以40美元左右的价格买入NEO,并持有至今——NEO最新价格为10美元左右,跌去了75%。

在2018年李笑来录音泄露事件中,李笑来在点评NEO公链项目时直言其技术“只能跑在windows服务器上”,“没有什么东西长在上面”,即便这样NEO仍涨到了300元。谁都看不懂,甚至NEO天使投资人之一王利杰一块五就sell了,“后来就是资金盘拉的。”

梁文告诉《棱镜》,身边还有一位好友,在“深脑链”[敏感词汇屏蔽]币2-3元时耗资200万元买入。该[敏感词汇屏蔽]币发行价0.15元,很快就涨到1元,最高时达到4元,且宣传的“人工智能+区块链”概念受到市场追捧。但很快,[敏感词汇屏蔽]币就跌到1元,再跌到5毛。好友在5毛左右大举“抄底”,没想到此后项目[敏感词汇屏蔽]币继续大跌,如今[敏感词汇屏蔽]币价格已跌破1分,基本归零。

如今,好友持有的该[敏感词汇屏蔽]币比项目方都多,被朋友们开玩笑“家里有矿。”

“靠运气挣来的钱,都靠实力亏了回去。”币圈从业者张良(化名)如此对《棱镜》总结自己的炒币经历。

2017年时,毕业仅4年的他靠着倒sell矿机在一年多时间里攒下数百万身家。但此后在区块链自媒体创业和二级市场炒币上都大亏,张良又回到了起点。

“2017年底投了很多ICO项目,什么英雄链、太空链都投,有消息就买,本指望拿到币后大涨,结果大部分拿到后就大跌,然后越来越低,大部分都已归零。我也只是棵韭菜。”张良叹道。

“赢了会所嫩模,输了下地干活。梭哈。”这是2018年时币圈最流行的口号。梁文也给自己定下了规矩,每个项目只投1-2万元,这样归零了也不太心疼,但上涨时获利也相对有限。

梁文表示,炒币客都是[敏感词汇屏蔽]徒心态,尽管看似部分[敏感词汇屏蔽]币有过几十倍上百倍的涨幅,但炒币客多数都是超短线操作,略有上涨就跑。更多的[敏感词汇屏蔽]币则是上线后破发,逐渐归零。保守统计,梁文自己就持有8个“归零币”,从几毛钱跌到0.001,等同于归零。

5000元淘宝买白皮书,模特图当合伙人

“我明确知道有两个项目方都已经跑路,但还安排人定期发布文章营造项目仍在正常运转的[敏感词汇屏蔽]象。只要不戳破,还是有投资人自我洗脑愿意相信。”张良表示。

ICO([敏感词汇屏蔽]币融资)原本是区块链项目在早期众筹研发投入的一种模式,但在巨大的利益诱惑、无监管约束下,早已沦为项目方赤裸裸“割韭菜”的方式。

“白皮书的[敏感词汇屏蔽]码是我从淘宝上花5000块买来的,然后根据行业特点补充了区块链如何在行业中应用的内容。”一位曾参与某区块链项目开发的负责人对《棱镜》回忆道。

据他坦言,除了白皮书,项目团队简历也可以伪造或从网上下载模特图作为项目合伙人。于是,大量打着区块链名号的空气币、山寨币ICO项目涌现,随着“9·4”五部委联合公告,这些ICO项目纷纷绕道海外,但多数仍针对内地用户进行推广。

梁文介绍,币圈存在一个怪现象,即技术还可以的项目往往[敏感词汇屏蔽]币价格不理想,而币价好的项目往往只是因为营销推广做得好。因此,项目方都愿意将更多投入在推广而不是技术上。“90%的项目方都是做一波营销去发币,剩余的想要继续开发技术,但随后会发现,这条路并不容易。”

区块链项目开发需要持续投入,一条公链项目需要10人左右的团队,一个月的人工成本也要几十万元,但绝大多数的区块链项目根本没有营收,加上融资寒冬,许多项目方熬不下去。

杭州一家主打区块链开发应用的企业,原本标榜不随波逐流,只做技术研发。但业内人士告诉《棱镜》,公司在2018年中已经悄悄上线了币圈交易所。

也会有“天使”投资人出手相助。但梁文称,投资人明知项目高风险,之所以愿意投资就是为了快速套现,与项目方对[敏感词汇屏蔽]快速登陆交易所。投资期半年到一年已经算是长期,早期投资方拿到[敏感词汇屏蔽]币还会有限制2-3年的锁定期,但如今已经更加直接,[敏感词汇屏蔽]币登陆交易所只要有一波涨幅,投资方就抛售跑路。

炒币客的癫狂,还吸引了许多国外项目“漂洋过海”来做推广营销,试图收割国内投资者。2018年初,一家名为BitFury的俄罗斯公司就来到北京路演,在外籍技术专家宣传其交易技术之外,力推其[敏感词汇屏蔽]币即将登陆交易所。

不过,币圈熊市加上项目方割韭菜速度越来越快,正在让炒币客加速逃离。2018年8月时,有接近币圈交易所人士告诉《棱镜》,粗略估计当时国内活跃炒币人群有数十万人,但已经很少有新增投资人加入;一年多后的今天,梁文表示,目前主流的交易所日活只有数万人,而二线甚至三线交易所日活仅几千人。

梁文的一个朋友想发币,投入了50万元做推广,[敏感词汇屏蔽]币上交易所又花了100万元上币费,但上了交易所后根本没有人买,所以这150万相当于打水漂了。不过这都是小巫见大巫,项目方操作亏上千万、上亿也有可能。

梁文揭底称,项目方原本是希望收割炒币者,营销推广和登陆交易所的成本都是前期投入。但随着行情遇冷,上市破发,项目方撒出去的诱饵面临无人上钩的境况。原本联手割韭菜的基石投资者和私募轮投资者,也开始被收割,“割韭菜开始刨韭菜根了”。

“躺赚”的交易所:定向爆破炒币大户?

在当下币圈熊市中,交易所作为连接币圈项目和炒币客的场所,左手项目方,右手炒币客,被认为是“躺着挣钱”的一方。

梁文告诉《棱镜》,项目方想要登陆交易所就要交上币费,即便是今年上半年行情不好,币圈知名交易所币安上币费通常高达1000万元,而火币、OKCoin的上币价格也超过500万元。在2018年市场还红火的时候,项目方要排队给交易所交钱上币。一些二线交易所如抹茶、BIKI等约为15-20个比特币(超过100万元),还可以打一定的折扣。

随着币圈行情萎靡,ICO的变种IEO出现,即项目方向交易所缴纳一定费用,交易所帮助项目上线募集资金并销售[敏感词汇屏蔽]币。这种有了交易所背书的募资模式一度流行,但由于其没有锁定期,上线就可以马上抛,投资人争相离场,多个IEO项目如今早已大跌,SQR和[敏感词汇屏蔽]C等[敏感词汇屏蔽]币已经跌去99%接近归零。

“这种是纯粹要割韭菜的,现在开盘就破发,因为满场都是镰刀,没有人接盘了。”梁文表示。

对于频繁交易的炒币客来说,交易所收取千一、千二的手续费也是一笔不菲的数目。一些交易所会打出手续费七五折等优惠费率吸引炒币客,但前提是炒币客要购买交易所发行的[敏感词汇屏蔽]币。

如果是资产丰厚的投资者,向交易所缴纳的可能不止是手续费,还有可能是全部身家。

2018年3月AI财经社报道《敌敌畏撒向徐明星》中提到,炒币客杨勇因为参与OKcoin和OKex的合约交易爆仓,总计损失超过1100万元;炒币客刘同在投入32个比特币后,K线图急速下跌又急速上拉,眼看着自己被爆仓;炒币客提供账号密码和异常交易的K线图后,发现异常交易时段的K线图被修改,自己账户交易记录被删除。

今年10月,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私募大佬杨永兴在OKEx交易所和OKCoin平台的账户被注销,账户内[敏感词汇屏蔽]币对应价值约1.4亿元。跟随其进入币圈的20名用户的账户也出现离奇冻结、注销,据称合计资产价值约1.1亿美元。OKEx交易所负责人则回应称该说法无中生有。

梁文和张良均对《棱镜》表示,业内的确盛传有交易所会操纵K线图对一些大户的账户下手,但并无证据。

有接近币圈交易所的人士则对《棱镜》言之凿凿称,这一手法被业内称为“扎针”或“定向爆破”:交易所有数据和信息优势,技术上也有便利,账户等交易记录也掌握在交易所手上,炒币客连证据都不会留下,“交易所就是王”。

“在完全没有监管的环境下,这就是考验人[敏感词汇屏蔽]的恶。”他说。

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李笑来在此前泄密录音中曾反复强调:有人气、有技术,你一定要开交易所!一定要自己开交易所!

交易所人心惶惶,“上班上到监狱去”

当区块链技术被高层关注,币圈一度欢欣鼓舞,借势炒作xx链、xx币之风渐起,比特币价格一度在12小时内从7400美元左右拉升突破10000美元。

但梁文并不这么想:“国家支持的是区块链技术和场景应用,不是发币,所以国内、国外的项目[敏感词汇屏蔽]币很快又开始下跌。”

事实上,在区块链概念重新站上风口一个月之际,比特币价格目前已经跌到7300美元左右,跌回了炒作前的起跑线。

回望比特币以及虚拟币一度暴涨的行情,梁文表示,虚拟货币只是创造了一种大家都认可的替[敏感词汇屏蔽]物。随着后续投资者的不断涌入,其价格被逐渐抬高。但这个圈子里,赚到钱的是早期发币的ICO项目方创始人、交易所创始人、传销头子以及社区头部人士,在后续参与者还不熟悉的契机下利用信息差快速收割资金,且已经被转移到海外,并未继续投入虚拟货币市场,因此虚拟货币价格在2018年初达到巅峰后一路下跌。

在梁文看来,随着炒币客退潮,加上监管打击,币圈之外的力量和资金不会轻易进入,虚拟币价格还将会持续下跌。

但仍有炒币者、传销团伙蹭区块链热度,一些非法活动死灰复燃。一位在宁夏银川某银行工作的人士告诉《棱镜》,有传销团伙在该地一家酒店开会进行炒币活动推广,背景板上以一些虚拟币暴涨数千倍、数万倍举例,场面亢奋。

“请看住你的手,看住父母的手,真想炒币,来银行买点纪念币,纯金纯银的买了不亏。”该银行人士表示。

于是,监管部门对借区块链之名炒作虚拟货币再出重拳。《上海证券报》日前援引接近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人士表述称,杭州、北京已经先后“端掉”虚拟货币交易所,目前进入起诉程序的已有100多人。此外,多家媒体报道,近日北京警方破获非法数字货币交易所BISS的诈骗案,抓捕犯罪嫌疑人数十人。

“原本觉得是白领,干的是互联网工作,结果上个班上到监狱里去。”一位接近币圈交易所的人士告诉《棱镜》,警方抓捕的消息让同事们人心惶惶,大家担心被警方突袭,像一些P2P公司那样被一车一车拉走,不少人现在正在考虑离职。

爱的太累心已憔悴币圈癫狂三年:给炒币客“扎针”的交易所如今人心惶惶》一文由九站网收集整理,不代表本站支持本文观点,如有疑问请与我们取得联系

热门频道推荐 建站经验 策划盈利 搜索优化 业界动态 境外动态 网络评论 传媒播报 产品运营 交互设计 网站推广 免费资源 网络游戏 网页游戏 电商要闻 电商分析 移动通讯 数码咨讯 移动应用 数码评测 创业模式 创业资本 创业点评 创业经验 电商淘客 电商微商

九站草根门户 服务草根站长 集结网络群体的力量!
免责申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网站,网站所载文章除申明原创皆来源于网络,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您的诉求。
PHP程序订制开发,九站系统销售联系QQ 1142088012 蜀ICP备06021074号 Copyright 2011-2016 © Www.O9z.Net .All Rights Reserved